两性故事

粪便女王pooping,受不了老婆天天打麻将

作者:admin 2020-02-28 12:00:31 我要评论

想到这里,苏槿下意识抬头瞥了祁云清一眼,可他冷清俊逸的面容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荷闻言,沉默不语,神情比刚才明显落寂了几分。

    苏槿自然察觉到她的异样,思忖了几分,试着缓和气氛道:“娘,云清还年轻不急,再说了日后有钱了我们便在府城陪云清求学。”

    原身对于祁山的印象,基本没有,只是后来长大了听村里的妇人嘴碎时,知道了一些。

    听说当年祁山考中了秀才且是案首,便被留在了府城的学院读书,三年之后中了解元,他便拿了祁家全部的银子上京赶考了,至此一去不回。

    至于他久久未归的原因,恐怕祁云清和李荷心里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提到求学的事情,李荷脸上的忧愁更重了几分,如今连云清下半年的学费都还差半两银,又何谈云清去府城求学。

    不过她就算砸锅卖铁也要供云清去府城求学。

    苏槿放下手中的绣活,握住李荷的手,坚定道:“娘,信我,我定会挣很多银子,养你和云清。”

    若是日后你们容得下我,我便一直守着你们。

    瞧见她认真的小脸,李荷心里一暖,同时轻笑了一声,拍了拍她的手,欣慰道:“槿儿这份心娘心领了,银子这事你不用操心,娘会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知道她这是不信,苏槿也没说什么,日后他们等着花银子便好。

    听见苏槿那句话,祁云清手便停了下来,眸光平视苏槿,从喉咙溢出一句清冷的声音,“好好的待在家里,银子的事情不用你操心。”若细下听,便不难发现他语气的关心。

    李荷和苏槿同时一愣,随后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李荷假装不满道:“云清有了媳妇就忘了娘。”话才刚说完,她脸上的笑意便绷不住了。

    云清和苏槿的感情好,她乐见其成,原本便觉得苏槿嫁到祁家是有些亏了她。

    云清经常不在家,几乎没有尽到做相公的责任,她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自然知道那些日子有多煎熬,所以她会尽力让苏槿过得好些。

    祁云清见两个女人笑意盈盈的模样,眼神柔和了许些,甚至脑海里冒出一丝念头,若是几人就这样生活似乎也成。

    几人说说笑笑,时间很快就过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时,王朗中顶着烈日来了王家,说是请祁云清去王家喝杯小酒,大概是为了求学一事。

    祁云清也没推脱,直接点了点头,回屋拿了一本书,便跟着王朗中走了。

    祁云清不在家里用饭,屋里的两个女人索性也不做饭了。

    以往便是一天两顿,因为祁云清回来了,才想着做午饭。

    苏槿和李荷做了一下午的绣活,临到太阳下山,苏槿才将方帕做好,还用白色的线将四边缠绕了一圈。

    虽不太好看,但胜在结实,用来擦书桌应该能用上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而李荷一下午只绣了一半的花样,因为是双面绣,费的心思要多一些,动作自然就慢上许多。

    苏槿视线落在李荷手中未绣完的方帕上,虽然只绣了一半,但不难看出是朵芍药花,“娘绣得可真好。”

    她这话倒不是假话,李荷这么多年靠绣活供祁云清读书,证明还是绣活好,才会有人买。

    “槿儿若是喜欢,等娘做好了便送你。”李荷笑着道。

    这方帕少说也值十几文银子,苏槿摇了摇头,“云清的毛笔有些毛躁了,这方帕还是留着换银子,给云清买只好的毛笔。”

    说着打趣道:“再说了我又不是那些小姐,可没地方用方帕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祁云清恰好听见了苏槿那句给云清买只好的毛笔,眸子不由地染上一丝异样,随后面色如常的走了进去。


    屋里的视线突然暗了下来,苏槿和李荷的同时抬头。

    见是他回来,李荷望了一眼外面的天,日头都落下来了,连忙着急起身,“都怪娘,做方帕就忘了时间做饭了,云清是不是饿了?”

    “等娘一会,娘这就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祁云清视线不知为何落在苏槿手中的方帕上,但很快便移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从袖口掏出二十文铜钱,十文递给了李荷,另外十文递给苏槿,“拿去买些零嘴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王家给的教书费。

    苏槿看了他一眼,又看了李荷一眼,最后将铜钱交给李荷,“娘保管。”

    李荷却不肯收,“槿儿就拿着,身上放点铜板也好。”说完她看了意味深长的看了祁云清一眼。

    云清对槿儿似乎有点上心了。

    苏槿只好作罢,起身将铜钱放在枕头里,突然想到什么。

    从怀里摸出两块麦芽糖,却发现糖有些化了,糖汁透过糖纸沾到了手上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也不能还给石原了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触及桌上的水罐,走了过去,将糖纸撕开,放进里面。

    李荷见她手中的麦芽糖问道,“货郎今日来了村里?”

    不对,今日十五,没逢七,货郎今日不该来月牙村。

    “不是,早上碰见石家三哥了,他送了我两块麦芽糖,原本打算还给他,如今糖化了,也没法还了。”

    苏槿解释后,抱着水罐去厨房又盛了一些水,然后再回到房里。

    李荷见她用筷子捣鼓,笑了笑,起身便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屋内只剩两人,只听见筷子搅拌的声音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后,苏槿倒了一碗出来,递给祁云清,“试试?”

    “不喜甜。”

    祁云清瞥了一眼泛黄的水,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酸味连他自己也没察觉。

    不久以后,祁云清因为这三个字,再一次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闻言苏槿没有强求他,端起碗抿了一口,顿时眼睛都眯起来了,唇角下意识舔了舔。

    祁云清联想到私塾那只橘黄色的胖猫,每当有人喂它一些东西,它便将眸子眯着,慵懒满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用过晚饭后,祁云清在屋里沐浴,苏槿便在外面吹夜风,等他出来后,她便进去沐浴。

    两人收拾好了一切,月亮已经悬挂在空中了,繁星点点。

    关上屋子后,苏槿见祁云清又准备睡在凳子上,心里以为是他想避嫌,笑道:“云清,你睡床吧,我人矮一些,睡凳子不难受。”

    祁云清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,清冷的声音陈述事实:“你睡觉不安分。”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粪便女王pooping,受不了老婆天天打麻将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娇媚系统紧致h,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...
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唔好甜呢水都流出来了,将军和公主欢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