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,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

作者:admin 2020-07-11 14:37:37 我要评论

    滕骞受伤,林初见自然不能狠心不管,更何况自己心里对滕骞还有丝丝悸动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林初见就蹲在地上,抱着膝盖抬头看着头顶的水晶灯,耀眼的光芒让她微微眯起眼睛。

    算了!不管怎么说,先去照顾滕骞再说。

    从冰箱里拿出放进去不久的粥,林初见用勺子搅动几下,觉得不是很热才小心翼翼的端到滕骞卧室。

    滕骞刚刚讲电话放下,就听到林初见那不安分的脚步声,黑眸中凛然转化为不可察觉的柔情。

    昨夜的事情他更在意的不是自己受伤,而是林初见。

    砰砰砰——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滕骞微微抬眸,嘴角不可抑制的扬起笑意,林初见今日怎么这么懂事?

    沉闷的声音落下,林初见轻手轻脚的打开门露出个脑袋,先是对着屋内的人露出谄媚一笑,然后举着手里的粥,“粥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初见纯属是因为刚刚被自己大胆的想法给吓到,她觉得如果滕骞身份真如同她所想的那般,她一定不能再得罪滕骞,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林初见哭丧着脸把粥交给滕骞。

    滕骞眉头挑的高高的,“喂我。”

    林初见蓦然抬头瞪大了眼睛,感情这人还真是蹬鼻子上脸!

    可是滕骞不过一瞪,她就瞬间像泄了气的气球,露出一个假笑,“行!”

    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,滕骞如何看不出她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情绪,反正他清楚按照林初见粗线条的性子,两天后就能够把这件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看着滕骞吃粥,林初见撇了撇嘴,等她赚够钱就赶紧离开滕骞,要不是为了安安,她才不要过这种整天担惊受怕的日子。

    林初见不敢细想,她生怕会触及自己对滕骞的感情。

    滕骞吃完粥无意间抬头看到墙上的钟表,他微微敛眉,“等会儿你

就回公司吧,不能对人透露出我受伤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虽然林初见下意识的不想和滕骞独处一室,可是对于将滕骞一个人丢在别墅的做法,她还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也好,你一个人在家小心。”林初见险些脱口而出自己的担忧,好在智商瞬间回归岗位,她一转口就答应了滕骞。

    滕骞眼眸忽地暗沉,这女人真是!这会儿这么听话,他让走就走?

    林初见看滕骞不在讲话,就端着空碗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她身后那个一脸阴沉却傲娇不已的男人就不开心了,却还是很有尊严的看着林初见离开。

    滕骞有些僵硬的转过头,真不知那林初见是真蠢还是假傻。

    咔嚓一声门在自己身后关闭,林初见看了一眼,就算她不在,他也有办法让自己足够安全。

    因为晚会之时,剧组里对林初见的态度明显和之前有所差别。

    林初见不管不顾,按照金蔼民的吩咐清点好衣服,就拿着即将要拍摄的剧本去找江清月。

    难得林初见没有在江清月的化妆室见到于稻泽,看着和自己插肩而过的化妆师等人,林初见低头思量着什么,抬头之时却已经换上一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江清月对着镜子扶了扶已经绾好的发鬓,嘴角笑意盈盈却不能掩盖她眼中对林初见的妒忌还有憎恨。

    因为那天林初见的替身事故,于稻泽对于她已经冷漠到极点,就叫冯导也因此对她不满,更别提她心里对滕骞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林初见明知故问道:“江小姐面色有些难看,是不是身子不舒服?”

    江清月不知林初见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,但是对于林初见这幅样子她心里腾升一股更甚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江小姐身子甚是金贵,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得说出来,不然我这个小小的打杂之人可承担不了责任,江小姐你说是吧?”林初见抢在江清月之前开口,话里话外无一不是在提醒江清月那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江清月一脸青白,不知到底是被林初见气的,还是因为害怕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剧本被林初见重重放在江清月面前的梳妆台。

    “若是江小姐没什么,那就赶紧看看剧本有什么问题,今天的戏份可不比那天的轻松,江小姐还是别出什么乱子才好。”林初见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的笑意都没有退却,只是眼中的冷意却让江清月有片刻的怔愣。

    按照金蔼民的吩咐,林初见说了几处应该注意的地方,然后不管江清月有没有听清楚,就转身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今日的你不过就算背后有人撑腰,不然你拿什么在我面前神气?滕骞是什么人我比你清楚,圈里那么多想接他上位的哪个能一直被他庇护,等他对你不感兴趣了,那就是你在这个圈子待不下去的时候!”

    林初见脚步停顿,她甚至不曾回头,“那至少现在你是被我踩着的,还有啊,可别得罪我,你不也说我背后有人吗?”

    这么久以来,林初见也清楚江清月的性子,既然如此就让她借用一下滕骞的名号。

    再说,她林初见何时碍着过她江清月?不都是江清月自己一厢情愿的误会她。

    看着林初见不为所动的离开,江清月下意识就想摔东西,可是拿在手里的东西却被她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镜子里那个面色狰狞的女人让她清醒,她平复心情对着镜子露出一个僵硬的笑意,她不能就这么被林初见打败。

    且看谁笑到最后。

    林初见脸上的冷笑在看到门前金蔼民的时候瞬间破碎,她有些心虚的低头,“您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金蔼民若有所思的看着屋内,说出来的话意味不明,“不过只是路过,你紧张?”

    林初见讪笑:“没,没有。”

    本来还在想怎么解释比较好,金蔼民就转身离开向场地走去。

    林初见依旧站在那里,看着纵然是背影也依旧一丝不苟的金蔼民,她一脸的疑惑,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?好像不是金蔼民的风格吧。

    一道清冷的声音打断林初见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还不走?难道我亲自来还没请的动你?”

    “来啦来啦。”

    林初见急忙小跑跟上,她就知道金蔼民说话是不会嘴下留情的,果然还是她多想了。

    <!-- csy:25736504:63:2019-10-16 01:36:13 -->
相关文章
  • 总裁不许下面穿裤子,高考和儿子有了关系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好大好涨水好多bl,太史阑容楚第一次...

  • 男朋友每次一见我就硬了,警花短裙被...

  • 儿子今晚妈妈是你一个人的,啊唔啊嗯...

  • 娇媚系统紧致h,女生宿舍日常第二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