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断奶6年还能挤出奶,把美女班主任啪到哭

作者:admin 2020-03-15 12:02:58 我要评论

    没有说话,道奇山直接像遛狗一样拖着叶晨到白布后面,被拉住手的叶晨,用尽力气死命试图挣脱,奈何男人和女人的力气是悬殊的。:“你到底想怎样?我说了我不愿意!”

    不懂得怜香惜玉的道奇山丝毫不理像疯婆一样的叶晨,将叶晨妥妥的甩到白布后沙发上。

    刚被松手的叶晨掉在沙发上,这下更加激动了,大声嘶吼:“我要回去!我要回去!”

    这下子,道奇山终于愤怒了,把刚从隔壁拿的衣服狠狠的打在地上:“你再吵,我就把你扔上山喂狼!”

    对上道奇山恶狠狠的眼神,叶晨不知怎的,突然变成软柿子:“哦。”不情不愿地屈服,叶晨把眼神抛向地上被道奇山甩掉的衣服。

    叶晨心想:原来他准备带我离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窗外阳光微弱地照射在两个床上的人上,已经沉睡了几天的项意琪似乎睡足了,早晨先醒。

    项意琪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,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,项意琪咧起嘴幸福地笑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你真的辛苦了,谢谢你。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等待,失而复得的洛子爵睡着脸上也是淡淡的笑容,但似乎还有些事情还没有完成好,也许是有些棘手,他的眉毛还是微微皱着。

    有点心疼的项意琪用手轻轻抚摸他的眉毛,想将他的烦恼都抹干净,接着又缓缓贴近他,就像初恋时心中萌芽的情愫,闭上双眼,在他的嘴唇上小啄一下,做完之后,立即害羞地捂起脸。

    没等项意琪害羞多久,洛子爵就出声,突然将她捂住脸的手拉开,直接环抱着她贴紧自己的身体,含情脉脉地望着她的眸:“你在偷亲我”好久没有睡过那么安稳的觉了,一早起来的洛子爵异常的精神。

    陷入洛子爵深邃的眼神,娇嗔的项意琪否认着,并不停的忸怩,想要脱离这令人脸红的对视,挣脱他的环抱:“才,才没有!”

    故意加长语气,洛子爵没有让项意琪离开的想法,更是让她弯起的眼睛看着自己。“哦没有?那你捂着脸干嘛?”项意琪越是害羞,越是让洛子爵着迷。

    “我那是因为…外面阳光刺眼,我一时适应不了。”说完还装作很刺眼的样子,顺势把头伸向洛子爵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可是我要亲你。”还是没有让项意琪躲避自己,洛子爵直接捧住她的脸,凑上去就是一亲。

    “唔…唔”被突然那么一袭击,项意琪还是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会,也就一会。

    罢了罢了,这几天也真的辛苦了。

    渐渐地项意琪被吻入了佳境,洛子爵浑身也燥热起来,把手移向她身体的其他地方,一点点肌肤开始无死角触摸。凭洛子爵熟练的吻技,足够诱惑项意琪去享受他的抚摸。

    只是一瞬间,项意琪却咬了口洛子爵的嘴唇,立马跳出他的怀抱,站在床边,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又讨好的语气:“好久没有去项氏了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。子爵,你一会带我去吧。嗯?”

    一下子感觉到自己手上空空寥寥,洛子爵也不是滋味,但看到项意琪撒娇,娇嫩得能滴出水的脸庞,洛子爵只得按下心中的**,无奈的起身。“项氏,叶楠帮你打理的好好的,不急,身体最重要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明显,直接拒绝了她的要求。

    望见洛子爵已打算起身,项意琪很是兴奋,但听到他那义正言辞的话语,项意琪又忍不住小声嘟囔:“我身体不好,又不见你昨晚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洛子爵直接赤果的从一床边走到项意琪的另一床边,眼前这个折磨人的妖精,她知不知道自己又多吸引人?

    “我没说什么啊?啊啊啊!你怎么又没穿衣服就过来。”本是开启吐槽模式的,看到洛子爵直接过来,项意琪也是有点怂了。直接蹲下!想着能躲一时就躲一时。

    “都老夫老妻多久了,摸都摸过来,还怕什么。”洛子爵看到她这样早已习惯,假装故意靠近。

    “这事一码归一码!”眼看他越凑越近,项意琪怀抱自己,蹲着一步一步走,谁叫自己也没穿衣服!总不能就这样站起来走吧?那岂不全部曝光?

    而洛子爵则是快要靠近她时,来了个急转弯,打开她背后的衣柜。

    “你耍我?”听到身后传来推衣柜的声音,项意琪立马回了头,只看到洛子爵果露的背影,恼羞成怒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自己说要去项氏的?”感到好笑的洛子爵回了头,捏了捏她鼓起的脸又继续回去找衣服。洛子爵就是喜欢看项意琪生气可爱的模样。因为在外面项意琪总是表现出一副成熟的面貌,从不会如此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…啦”项意琪无话反驳,拿着衣服往浴室里跑,那架势就跟个兔子似的,飞快。

    谁叫你让人家欲求不满又有求于人,明知他有气死人的本领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感觉似乎很久没有出现了。

    真好,好好珍惜此时的感情。

    客厅里,项意琪下来时,洛子爵已衣冠整齐做在座位上。看到项意琪下来。洛子爵起身向项意琪伸手,把她带进座位。

    “干嘛突然这么大阵仗。”也许是因为之前一起手牵手一起到餐桌上吃饭,今天洛子爵特意起身带她,又给她拉凳子,虽然以前也做过,但今天感觉特别隆重,对此项意琪有点意外。

    “只是开心,很久没有和你一起吃早饭了。”一切尽在不言中,眼睛有些发亮的项意琪紧握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我也很想你,就算是老夫老妻了,还是感动到这句话不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伤感带点心酸的氛围就这样被刘妈打破,刘妈手上端着接近一碗棕色的汤,妥妥地放在项意琪的的面前:“夫人,这是给你补身体的汤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刘妈。”虽然刘妈只是个下人,但对待项意琪就像对待女儿一样疼爱。

    待刘妈走后,项意琪重新端倪起眼前的汤,勺了一口送入嘴里:“这味道怎么怪怪的。”喝完一小口,项意琪就忍不住皱眉。这不是苦,不是咸,就是怪怪的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这是正常的,喝吧。”洛子爵瞄了眼汤,将另一只手轻轻拍打她的手安慰道。

    项意琪十分信任洛子爵,闭上眼睛,松开手捧着碗,“咕噜咕噜”的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眼看项意琪喝汤就要见底,这时,洛子爵才开口:“这是保胎汤。”说完准备拿起碗筷开吃。

    还差最后一口,项意琪还是被吓到呛着;“咳咳…咳”不可思议地询问;“保…保什么汤?”

    “保胎汤也是可以助孕的,你不是说要做夫妻之间的事吗?小意,给我生个孩子吧。”洛子爵帮项意琪顺了顺气,真情地请求。

    项意琪木讷地点头:“嗯,好。”每次当洛子爵那么真挚地与项意琪对话,项意琪总是招架不住,只能答应,也许是因为重要。

    一辆银白色宝马停在项氏集团门口前,亲自送项意琪上班的洛子爵走出驾驶座,体贴的为项意琪开门向其伸手,项意琪自然把手搭上洛子爵伸出的手并握住,起身。脸上幸福夹杂着兴奋:“你不用上去了,这可是我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上去。”洛子爵不管三七二十一,替项意琪把门关上,潇洒的将车匙交给门卫,反握她的手,正要上楼。

    “哎呦,一大早这么那么晒呀?”一头干净凉爽的小碎发的叶楠把手撑住下巴在车窗边,假装用手遮住自己的眼睛,两眼却什么都能看见,大声调侃车外两个拉扯的人。

    项意琪回头寻找发出声音的人,就知道是叶楠。先是在叶楠看不到的时候微笑,后换上嫌弃的表情直接开损:“你家顾泽不是在你旁边吗?车上有空调直接带给你寒意,怕什么晒?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洛子爵才是冷块呢!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晒,我们顾泽可是很温暖的。”叶楠改变姿势,直接抱住顾泽的手臂贴近。傲娇的顾泽一眼也没有看项意琪,只是顺手轻轻抚摸叶楠的小短发。

    “哦,哪里暖了?”人人都说有炫妻狂魔,这叶楠二货就是个炫夫狂魔吧!

    单纯的叶楠自然是不明白这莫名奇妙的套路,也不愿意被人怼到,直接回复:“那都暖。”话刚落,项意琪就意味深长的扫视车上的两人,捂住嘴大笑。

  &nbs

p; 只有自己再笑的项意琪,和不明什么梗的叶楠在懵逼。反倒是两个大男人平和对视,无言的朝对方点了个头。

    暂时无视叶楠的项意琪靠近洛子爵小声咬耳朵说:“你看,叶楠都是自己上去的,我一个总裁上公司让洛氏总裁送,不太好吧,这样我哪里还有威严嘛,再说你哪里还有威严嘛。”

    洛子爵低喃道:“你又不是叶楠,她自己上去跟你没关系,我陪你上去,一会就下来,这能损失什么威严?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洛子爵还细心的将项意琪不小心洒落,琐碎的头发绕至她的耳朵后,以便让她更舒服些。

    项意琪憋了憋嘴,撒娇道:“不要嘛,我自己可以,晚上在跟你一起吃饭。”就差晃手不要他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本来就要跟我吃饭的…”

    洛子爵话还没落,心急的项意琪就放下手,再不进去,就迟到了,总裁上班怎么能迟到,她她不再理会洛子爵,整理了一下衣裳,转换成总裁的架势就要进入:“叶秘书,跟上。”

    项意琪带上不苟的表情,踩着纤细高跟发出“嗒嗒嗒…”的声响。身后的叶楠也收起和项意琪随意相处的模式,恭恭敬敬的跟着身后。

    看到那么久没有出现的总裁,路上的员工充满惊奇,但路上源源不断传来:“总裁,早上好。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此时项意琪给人的感觉和洛子爵的冷漠气势真有三分相似。从门口到总裁办公室的路上,项意琪就像新官上任,不断给叶楠分配工作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之后开会,让他们把该准备的资料准备好,我要知道他们这几天趁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在好好工作!”推开办公室的门,项意琪直奔椅子坐下,就要打开电脑。

    而敬业的叶楠早已准备好一切,45度稍弯腰汇报,拿起桌上的资料递过去:“总裁,在您不在的时候,我一直在替您打理公司,这是你要的资料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把相关的资料都拿来,我再看一下情况。”项意琪有些不耐烦,不是因为叶楠,只是突然想一个人的时候,冷静想些东西,奈何又不能将叶楠在此晾干,只得吩咐她做些事,好留自己思考一番。

    子爵说让我不要多想,可是事情发生在我身上,我怎么束手旁观,我还是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那个,等一下,叶楠。”有着疑惑的项意琪叫住准备离开的叶楠。

    同样不解的叶楠转头:“怎么了?”叶楠顺势将门口锁住,尽量不让外面的人进来和听到。叶楠作为项意琪的朋友兼秘书,叫名是朋友,谈私事,叫职称是上下属关系,谈公事,得灵活转换。

    在问与不问之间项意琪在心中做了十分久的斗争,最后还是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中毒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!你中毒了?洛子爵没有告诉我!他到底是怎么照顾你的?怎么会让你中毒!中毒这玩儿不是古代才有的吗?”听到项意琪的询问,叶楠立即炸毛,把矛头全部指向洛子爵。

    叶楠情绪波动那么大,弄的项意琪哭笑不得,一副担惊受怕可怜模样:“额,就…大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?洛子爵没有和你说?”叶楠像快要被气死的样子,着急不停走来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今天看到我,不惊讶,我以为你知道,所以我才问你。”怪就怪我没看明白,早知我就不问你了。发现自己中毒之后,智商低了,居然问一个智商比我低的人。

    突然被项意琪这么一问,叶楠一脸尴尬:“我只是一时忘了问。”

    瞬间空气中仿佛传来了乌鸦叫的和项意琪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你打算怎么办?”回到正题,叶楠像准备做足长谈的样子问。

    有点心累的项意琪望向天花板,虚弱的回答。“我也想知道,我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知道项意琪刚刚恢复,还需要恢复,叶楠也不打算继续纠缠下去

    <!-- csy:23779796:202:2019-06-28 03:30:15 -->
相关文章
  • 断奶6年还能挤出奶,把美女班主任啪到哭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