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甜到掉牙的校园恋爱小故事,女子遭邻居骗婚

作者:admin 2020-03-22 15:25:58 我要评论

    表情变化的太快,程渺有点被吓到了,一时手抖碰倒了手机。

    “渺渺,渺渺你卧室还有别人吗?渺渺你怎么不讲话?”

    程渺几步下床,将易桁拉起来推进了浴室:“你在里面不要出来,我不叫你出来你千万不要出来,听见了吗?”

    “那先让我亲一口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好亲一口,等程渺上气不接下气从浴室出来时,只能不停的用冷毛巾拍脸,生怕被妈妈看出异常。

    待脸色稍微恢复正常,她才刚将摄像头对准自己:“妈,妈妈你还在吗?”

    

;“渺渺,这半天去哪了?是我看错了吗?我刚看见你我是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啊,妈妈你别吓我,我就一个人,你看到的应该是电视,你看错了,妈妈,时间不早了,晚安。”

    关了视频,程渺吓掉了半条命,她依靠在床头有气无力的喊道:“易桁,你可以出来了。”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    “易桁,你能出来了。”依旧没动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下,易桁就打开了浴室门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:“怎么了?想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还有易桁这种无聊的人?

    “老婆,岳母说想见我,年底我跟你回去?我已经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程渺将易桁的脸往旁边推:“易桁,我们不是说好了吗?给我点时间,我还没准备好。”

    “岳母对向丞铭很满意吗?”之前他就在旁边,几乎全在听邹静夸向丞铭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会时有压力了吧,啊?太不可思议了,不过我还是讨厌向丞铭那个人,太虚伪,你了解他吗?说起来,你土生土长的B市人,应该了解他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咱们能别聊别的男人,行吗?安慰安慰你老公。”

    程渺推了易桁一下,人不但没推开,还让他坐到了旁边,程渺有点累,便靠在易桁的怀里,比枕头舒服多了。

    “今晚不行,邹喻在,万一她有点事情喊我……还有虽然我很讨厌向丞铭,但是他是我姐的老公,也不算别人了,对了,秦木临跟向丞铭是大学同学,我还是等上班去问秦木临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了解的不多,安家和向家是世交,大概是在的六年前,向家父母在出海的过程中遇到了暴风雨,人没了,向丞铭之后就出国了,向家之前是做食品生意的,向家父母出事的时候,他们刚涉猎房地产,再之前,学生时代,一年能看见向丞铭来找程然几次,讲话挺听像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讲话挺像个人?你这是什么形容?有你这么形容人的吗?人讲话不像人还能像狗吗?你现在可要叫他一声姐夫,对了,说起狗,那只猫呢?”

    易桁现在已经确定那只曾经疑似老鼠的生物是只猫。

    “被许因带回来了,在许姨家,他们家有阿姨照顾,你想养猫吗?”

    程渺眼皮开始打架,声音朦朦胧胧:“不想,自己吃饭都会忘记,猫跟着我会饿死的,我好困,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晚安,老婆。”

    昨天晚上睡得早,没有被任何事情打扰睡眠,所以早上程渺醒的也很早,然而身边没人,时间也才六点多。

    “易桁,易桁。”

    “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程渺走到卫生间门口,便看见弯腰的易桁,手里拿着一只牙刷,认真而专注的帮邹喻刷牙。

    真像一个好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帮馒头刷牙?”

    邹喻支支吾吾要讲话,又被易桁轻轻的转过去继续刷着。

    “他手上有伤口,还是昨天中午伤的,我已经给他处理好了,来,张嘴,漱口。”

    虽然易桁的动作看起来真的很笨拙,但是这散发着温馨的一幕还是极富感染力。

    “老婆,早餐在桌子上,可以吃早餐了,不用等我们俩,好了,过来。”

    洗脸盆的位置高了,邹喻的身高想洗脸不太方便,易桁直接将邹喻给抱了起来,继续给他洗脸。

    程渺洗漱完之后刚走出卧室,邹喻就跑过来拉住程渺的手。

    “渺渺,易桁对我好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不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“嘘,不要让他听见了,我很喜欢他,他帮刷牙还帮我洗脸,我爸爸都没有帮我刷过牙,我从现在开始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程渺轻轻刮了刮邹喻的鼻子:“这么快就喜欢他了?会不会太着急了?”

    邹喻脑袋摇的像拨浪鼓:“不会不会,渺渺,我们去吃早餐,我说我要吃荷包蛋,他去给我煎荷包蛋了,他会做甜的荷包蛋!”

    程渺适时按住这颗躁动雀跃的小脑袋:“好啦,你的喜欢都写在脸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渺渺,我有跟他说谢谢哦,他说我们都是一家人,让我不要这么见外。虽然他看起来很严肃,但是他对我好温柔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把从昨天到现在事情告诉你爸爸妈妈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啊,这是我跟渺渺的秘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家小馒头真乖,来,姐姐亲亲。”

    易桁端着荷包蛋出来,就看见邹喻踮起脚尖在亲程渺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我也要。”易桁已经将荷包蛋放回餐桌。

    程渺被易桁的行为逗笑了:“易桁,你幼稚不幼稚啊?”

    “不幼稚,邹喻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邹喻明显已经站到易桁这边了:“渺渺,你就答应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邹喻的眼睛被蒙住,易桁那带着咖啡苦涩味道的吻落在程渺的双唇,唤醒美好的一天。

    经过检查,医生说程渺脚部情况恢复的很好,拆了石膏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程渺也终于和残疾人这三个字告别了。

    就是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,像只刚游过泳上岸,不停抖水的鸭子。

    所幸要走的路不是太长,不然她只看自己别扭的走路姿势都能别扭死。

    “中午去许姨家?”

    “啊?”程渺想拒绝,但仔细想像和许果的相处,挺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啊,邹喻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吗?”

    “去哪里啊?我会不会妨碍你们?”

    易桁从前面转过头来,对邹喻笑了笑:“当然不会,是哥哥的姨妈家,你要不要去?姨妈家还有一个小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姐?小姐姐会陪我玩吗?”

    想像许因活泼好动的性格,和这个小孩挺相似,差不多能玩到一起。

    “会,小姐姐会弹吉他和钢琴,还玩航模无人机,只要你听话,小姐姐会给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会弹小星星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会。”

    邹喻眼睛充满了星星:“我要去,打扰了。”语毕,邹喻居然站起来给易桁鞠了个躬。

    这仪式过于隆重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吗?我们是一家人,不用这么见外。”

    “我忘记了,那你会弹小星星吗?”

    易桁给了肯定的答案:“你想听什么我都会弹,你要我弹给你听吗?”

    程渺抢在邹喻之前回答:“要!”

    “老婆,你想听?”

    程渺双手托腮,视线聚焦在易桁脸上:“你弹吉他的样子一定很帅。”

    “小姐姐弹吉他的样子肯定很漂亮,我让小姐姐弹给我听。”

    易桁不由得感叹,这个孩子简直太懂事了,而且特别有礼貌,尤其是情商高,他一定会好好教育和陪伴他和程渺的孩子。

    “许因今天在家?”

    “她不住校,老婆你化学好吗?”

    程渺眨眨眼睛:“物理化学都是我强项,你不知道我高中是物化班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高中的事情我不怎么了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是,我们是高考之后才见面的,你怎么会知道我之前的事情?其实吧如果不是高考之后看到一个杀医的只被判四年,我应该和扶漠是校友了,你呢?学的什么?”

    “物生,因为那个化学老师很讨厌,转了几个班都有他,后来索性转科。”

    易桁掩嘴偷笑:“你这操作也是迷,你问我这个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许因说她要死在化学上了,她之前在法国上学,化学内容过于简单,许姨给她请的家教都让她赶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初三是在国内上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下学期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帮她补,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<!-- csy:25467936:290:2019-11-10 01:24:54 -->
相关文章
  • 甜到掉牙的校园恋爱小故事,女子遭邻居骗婚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