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裙子太薄了能看到内裤,射精不稠什么情况

作者:admin 2020-04-23 14:29:58 我要评论



    第896章 儿子有了,孙子还远吗?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有个人突然出现,迷晕了我,然后我去了一个基地,我见到了那个叫盛赛光的人,还有一个姓傅的人,他跟傅老爷子,也就是傅厉峻的爷爷傅渊长得很像。我不认识他,之后龙猷飞说,梨秧和安馨也是他们的人。”白汐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突然跟你说这些,听起来像是故意跟你说这些,然后让你传信的,那个地方在哪里?”纪辰凌问道。

    白汐摇头,“我是昏迷了过去的,然后被打晕了送出来。”

    白汐说到这里,也觉得,自己像是故意放出来送假消息的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说这个了,纪辰凌,我们睡会,已经很晚了。”白汐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纪辰凌把她搂在了怀里,低头,在她头顶上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汐心里又是温暖,又觉得心酸。

    她抱紧了纪辰凌,越是抱紧他,越是不想失去他了。

    她的性格太柔,太佛性,但是为了爱的人,有些东西,也应该抛弃了。

    “纪辰凌,你累吗?”白汐要抬头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还好,怎么了?”纪辰凌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做点什么吧。”白汐含蓄地说道。

    纪辰凌看她那害羞的模样,大约知道了她的意思,“不是很累吗?”

    她是很累,身体累,心累,可还是……睡不着。

    纪辰凌这么一揭穿她,显得她很想要一样。

    她顿时脸上挂不住,扯了扯嘴角,转过身,“那……睡吧。”

    纪辰凌靠近她的后背,手放在了她的腰上,低头,亲了她的后劲,柔声道:“如果不想做了,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白汐的脸上发烫,想要做些什么,转移现在复杂,烦心的情绪。

    她重新转身看他,纪辰凌亲在了她的嘴唇上,很是轻柔,像是毛毛雨,舒服的落在人的身上,又铺天盖地的,像是在安慰,也像是在抚平伤口,极其温柔,也小心翼翼,手掌从她衣摆下去。

    白汐很配合。

    他很不急,看着她,眼神柔和,倒影出两个小小的她。

    “小汐。”纪辰凌喊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汐轻柔地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把问题解决的,不用担心。”纪辰凌说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他能,一直相信他能,只是这代价,可能是她无法承受的,失去后,再得到,这个人,这份感情,对她来说,太重。

    “纪辰凌。”白汐也喊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纪辰凌也应她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爱着你,这一年来,都没有变过,虽然你没有了记忆,虽然我对你误会过,虽然也曾想过放弃,但是一直爱着。”白汐表白道。

    纪辰凌的眼中闪过一道柔光,低头,再次亲到了她的嘴唇上,就没有松开,直到半小时后,白汐躺在他的怀里,不想动,也不想洗澡。

    他没有做措施,她也有些破碗破摔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能是压力太大,想要怀上孩子逃避。

    可,怀上孩子真的可以逃避吗?

    她不清楚,不想想,舒服了,身体软了,也想睡觉了,闭上了眼睛,直接睡在了纪辰凌的怀里。

    早上,她是被敲门声吵醒的。

    白汐睁开眼睛,纪辰凌已经不在了,就看天天自己打开门,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妈妈。”天天朝着白汐跑过去。

    白汐想坐起来,发现了异样,看向被子里。

    她昨天太累了,没有穿衣服就睡了。

    她捂着被子坐起来,柔声问天天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妈妈。都已经十点了,我吃完早饭都已经饿了,你还不起床吗?妈妈不饿吗?我比较担心妈妈才进来的。”天天解释道。

    白汐没有想到现在已经十点了,她起的那么晚?

    她拿出手机,看真的十点了,“谢谢天天,妈妈现在就起来,一会带你去找徐嫣阿姨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妈妈,那我继续出去看电视啊。”天天正准备走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看到爸爸了吗?”白汐问道。

    天天摇头,“我没有看到,爸爸好像很久就走了,不在家里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白汐应了一声,看天天出去后,她先洗了澡,吹好了头发,给徐嫣打电话过去,

    “啊,啊, 啊,啊,啊。”徐嫣一接到白汐的电话就鬼哭狼嚎着,“我胖了两斤,我昨天有吃了两斤的东西吗?没有吧,我吃的都没有两斤,这两斤怎么长出来的,我要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前看到过一个关于减肥的新闻,之前有一些重两三百斤的人,减肥,一两个月后,他们瘦的最多的人瘦一两百斤,然后下了节目,有人跟踪过,一两年后,他们比之前更胖了。”白汐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传说中的反弹吗?哇,难道我这辈子就是一个死胖子了?”徐嫣更加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能是你不吃,然后身体有了记忆,你只要吃一点点,就拼命储存起来,还是要健康的减肥。”白汐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徐嫣说道,“我今天不能吃东西了,你的黄瓜和番茄我决定今天就是他们的忌日了。”

    白汐:“……”


    她说那么多,就是对牛弹琴吗?

    不过,她也能理解,马上就是徐嫣的婚礼了,哪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美美的,就那么几天,她也不想勉强徐嫣了。

    “那中午还一起吃饭吗?”白汐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吃不吃,晚上也不吃,我们一起去演唱会就好了,不说了, 我出去跑个几圈,消耗掉。”徐嫣说道,直接挂上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才风风火火的刚出门,腰上绑上了能出汗的绷带,到了楼下,手机响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是邢星晨的,心情不好,口气也不好,“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邢星晨拧起眉头,“你对未来老公就这种态度啊,说好的相夫教子呢?”

    徐嫣嗤笑了一声,“还没有嫁给你呢,没有收到你的工资呢,哪来那么多时间还要配合演戏,有事快说,又屁快放,老娘现在去大杀四方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女人,能斯文一点吗?”

    徐嫣勾起嘴角,耷拉着眼眸,玩世不恭地开玩笑道:“能啊,收到你工资的那天,我保证你是大爷,把你,和你孙子伺候的舒舒服服的。”

    “扯什么我孙子?我儿子都没有,哪来的孙子?”

    “我都相夫教子了,孙子还远吗?不跟你扯犊子,什么事情,我忙着呢。”徐嫣不耐烦地说道,朝着公园那边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“在哪,我到J市了。”邢星晨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徐嫣:“……”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裙子太薄了能看到内裤,射精不稠什么情况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