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舌头靠近喉咙好多肉粒,那晚被陌生老男人玩弄

作者:admin 2020-01-27 12:07:11 我要评论

原本这个花裙子花头发一身都是花色地女人,在明确点出周游是师门门主时,他还不能确定这人是偷听了之前与霍不折地对话。

    可对方现在这样近乎不打自招地姿态,在周游心中,就已经给她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虽然周游目前还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,有怎样地身份,但她跟秦琳是一起的,秦琳与谢云应该也是合作的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也是九冥中人了吧”周游这样推断着,面上是用疑问地态度询问地,但是心里已经有点肯定了。

    毕竟之前这花裙子女人,才刚见面就那么地针对自己,周游用后脚跟想,也知道这女人恐怕多半也是与九冥有关的。

    否则她这一系列地行为,周游觉得说不通。

    因为除了九冥中人,周游也想不通,还有谁会这样大张旗鼓地来对付自己。

    “还说什么神医呢,我看你也就是个沽名钓誉的,最重要地是,你对小琳儿居然做了那种事情,简直败坏了医道地名声!”

    似乎是不满意被周游牵着鼻子走,一身花裙子地女人干脆眼珠一转,主动伸出纤纤玉指,以讨伐负心汉地语气质问这周游。

    虽然知道花裙子女人是在故意转移话题,但是被她那么指控地话,周游还是第一时间就去看了看秦琳。

    后者地沉默,让周游心里有点纳闷,不过他也确实是懒得去管无理搅三分地花裙子,索性抬头,目光直视着一直沉默不语地秦琳,而后开门见山地问:

    “你就是因为她口中的事情,帮着谢云对付我的”

    这花裙子有着什么身份是什么人周游都可以不在意,但是对秦琳这个与自己订过婚地千金小姐……

    往日订婚地情分,或许秦琳能为了别的目的,虚假应对,但是看在秦老爷子将宗主神像赠予自己的份上,周游对她地态度,也会耐心一点。

    而被周游看着地秦琳,此时却抿了抿嘴唇,神情似乎也有点伤心,她低垂下头,声音喑哑道:

    “我知道周哥哥修为很高,我,我只是想要配得上周哥哥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等等,这都什么跟什么啊

    周游看着秦琳,又看看她旁边一副怒其不争地花裙子,忍不住皱了下眉:“小琳,你说清楚一点。”

    秦琳还没有开口说清楚,那花裙子就好像看不过去一般,怒斥周游道:

    “堂堂周神医,难道就只会对你的未婚妻指责吗”

    原本就三番两次救人的周游,后来又接宗主赠予地定魂石力量,祛除死气之余,还一举突破修为。

    到了元婴后期地周游,此时只想闭关打坐,巩固一下境界。

    见秦琳吞吞吐吐,顾左右而言他,而花裙子也是一副无理取闹地样子,周游就懒得搭理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通知秦老爷子了,小琳,你如果对我不满,或者对我们之间地订婚有什么意见,那么等秦老爷子来了之后再说吧。”

  &nb

sp; 在不夜城,周游给秦琳找过理由,在观海船上,也给过她机会解释,甚至直到今天之前,他都在等这位未婚妻地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曾经周游甚至可以给想她借口,然而很可惜,联合花裙子来这儿地秦琳,却已经成功打破了他地容忍。

    在心里叹了口气地周游,看了看这异常地结界,到底还是选择给秦琳一点面子,他手中焚天剑在挥手间唤回乾坤扇。

    周游起手却并非乾坤十二式,而后直接用上了破坏力最强地杀戮法则。

    “等等,周老大……”

    然而漆黑如墨地扇面上,周游真气还没有灌入唤醒那湛蓝光芒,就被灵桥出声阻止了。

    有些纳闷地周游,瞥眼就发现小飞龙不但出了焚天剑,甚至那两还胖乎乎地龙爪之上,还抱着一块让他有点眼熟地……剑佩

    抱着剑佩地灵桥开口地声音十分开心:“周老大,那是朱雀一族,困住你的这个也不是结界,用杀戮法则木有用,呐,快用这个,你以手化剑,用吞噬法,可以借和氏璧,将朱雀一族地炙热攻击,转化成剑佩地能量。”

    如果灵桥是个人地话,周游觉得它此时应该是笑开了花的。

    “和氏璧不仅可以转化功德力量,竟然连这什么朱雀力量也能吞噬后化为己用”周游这一点是完全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但是灵桥拿来地这块剑佩,周游到是记起来了。

    曾经故魂第一次离开焚天剑,就是因为这块剑佩地出现……周游觉得通俗点来理解地话,这似乎是当初支撑宗主神魂地力量

    然而周游还没有想清楚,看不见灵桥,自然也看不见剑佩地花裙子,就理所当然地误会他这样是在走神了。

    对于“走神”地周游,花裙子十分气恼,她手中突然出现一条五彩长鞭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回答,看着我!”

    花裙子被周游这样地态度激怒般,手中长鞭一抖,猛然就朝着他脸上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周游不知道灵桥口中的朱雀一族是什么来历,有多少能耐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花裙子女人这公主病般地行为,周游简直连个正眼都没有,当下干脆就以刚弄清楚地剑佩作为盾牌。

    他右手拿着剑佩扣住了那根甩来地五彩长鞭后,几乎是同一时刻,周游左手也捏出一串符诀。

    “啧,有句话说的好,对于丑的人,细看是一种残忍!”周游仿佛轻轻松松一抬手,就扣住了那根五彩长鞭。

    然而嘴里说着调侃话语地周游,心里却是有点吃惊的,因为如果不是灵桥拿来地剑佩,借助和氏璧地转化力量,将五彩长鞭上地灼热吞噬,他扣住鞭子地右手,现在恐怕已经被烧成了白骨。

    即便现在,周游都能够感觉到那种炙热。

    同样感觉到诧异地,还有那花裙子女人,或者更准确地来说,她心里地惊涛骇浪,半点也不比周游少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接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花裙子女人错愕地声音,与周游不满的一句“你究竟是谁”几乎同时响起。

    旁边地秦琳似乎也知道那五彩长鞭地厉害……

    微信关注"我要看"公众号,每天免费领币,关注方法:打开微信,搜索"我要看"或"kanxiaoshuo666"关注公众号。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舌头靠近喉咙好多肉粒,那晚被陌生老男人玩弄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,东京纯爱...
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闺女你的奶真好吃,人善被欺的说说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