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感故事

一股浓稠滚烫的液体王爷,下面夹东西不能掉出来

作者:admin 2020-06-17 12:17:15 我要评论

第二天,在胡燕蝶的帮助下,胡铭晨将所有的卡片都拿到了学校去。只是这次他只带了少许的进教室,余下,都被他放在了租来的那间小屋里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这间小屋就变成了胡铭晨生意的起源基地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胡铭晨上学就利用课间时间推销卡片,中午就跑到出租的小屋来销售。他的三个好朋友罗志正,毛峰和顾小七没少帮他的忙,他们一边和人玩卡片游戏,一边撺掇人到胡铭晨那里购买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胡铭晨的卡片生意还是不温不火。说它差嘛,每天还是能卖出去一些,赚个十来块没问题。可是说它好嘛,也还不至于,起码没有出现那种蜂拥抢购忙不过来的情况。

    好在到了周五,胡铭晨的卡片还是买了个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到了周六,胡铭晨又一次进城去进货。

    这周胡建强没有回来,胡铭晨就成了一个人出门。

    还好周六胡铭晨的三孃是跑早班车,胡铭晨可以坐她的车去,下午再坐回来。

    “小晨,你到市里是去进货做买卖?我没听错吧?”胡铭晨要坐车进城,自然就得给三孃胡又灵一个解释和理由,只不过胡又灵听了之后反应有些大。

    别说是胡又灵,不论谁听了,都不可能保持得住淡定。

    “三孃,你没听错,我已经做了一个星期了呢,上星期是三叔陪我进城的,现在货卖完了,自然需要进城补货,下午我还坐你的车回来。”胡铭晨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你做的什么生意啊?没亏钱?”胡又灵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亏,亏了我还补什么货啊,多少赚了点,嘿嘿。”

    “你行......厉害了啊,那你就坐这个车吧,一会儿座位卖完的话,你就坐我的位置,没卖完的话,就随便找个地方坐,不用买票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不买票的话,会不会你的老板有想法和意见啊?要不,我还是买张票吧。”胡铭晨试着问道。

    就算再没有钱,胡铭晨也不希望对三孃造成困扰。要是因为几块钱让她为难,胡铭晨觉得并不值当。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,这点小事还不影响,你先在前面我的座位上坐一下。对了,你爸爸妈妈有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一提起爸爸妈妈的消息,胡铭晨就显得担忧失落。这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,总是一件十分揪心的事情,胡铭晨家三姊妹,心里面始终牵挂着。

    只是再牵挂,他也没辙,相隔太远,想打听一下都不容易。胡铭晨也不可能追着去,就算他去了,他也难以找到地方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,走之前我就让我妈妈不管怎么样传个话回来,可是到现在了还是没有音信。”胡铭晨低沉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太担心,还没消息回来,说不准情况就不太坏。今明两天,我找人问一下。”胡又灵宽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胡又灵同样是担心的,毕竟胡建军是她二哥。

    胡铭晨赚了些钱,然而他并没有分给胡燕蝶,这次全部带在了身上,他打算这一次多进点货。

    本来本钱就不多,要是分出去一部分,会影响到进货和利润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又来了,怎么样?上次拿去的货都卖完了吗?”

    在凉城汽车站下了车之后,胡铭晨没有要胡又灵陪伴,而是选择自己前往批发市场。上次拿货的那个老板,一见到胡铭晨就热情了从店里面迎了出来。

    实在是像胡铭晨这么小的批发商太过罕见,想不留下深刻的印象都难,因此老板一眼就把胡铭晨给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卖得差不多,所以再来进点货。老板,咱们算是实诚人吧,说以后就来你这里,我可没去别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快进来先喝杯水,今天有点热,你能拿去好卖,我也高兴,来,先坐一下。”老板将胡铭晨请到最里面的一张小桌前坐下来。

    胡铭晨的确是有些渴了,上车之后,他就没喝过水,对于老板的热情,胡铭晨欣然接受。

    喝了水,聊了几分钟的闲话,胡铭晨知道了这个老板姓王,叫王展,是外省人,只不过来凉城发展十来年了,当地话说得挺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胡啊,这次你打算拿多少货啊?现在有一些货是刚到了。”胡铭晨知道了人家叫王展,人家自然也晓得了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上次记得你说还有一种三分钱的纸卡,我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,你让我帮你拿点样品,我拿来了,你稍等一下,我翻出来给你瞧瞧。”胡铭晨的话还未说完,王展就知道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王展转身很麻利的从一个旧纸箱里面翻出了二三十张小卡片,将他们摆放在胡铭晨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瞧,就是这种,前几年,这种倒还挺畅销,不过,近两年城里进货的人比较少了。”

    胡铭晨拿起那些卡片来放在手心端详。

    这种卡片的确比他之前拿去的都要差,图案更加模糊不说,硬度还非常软,和一般的文件袋差不多。就因为如此,其价格才会变成三分钱一张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这种卡片看起来就很单调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的确是单调很多,它就是小娃娃拿去在地上扇,你赢我的我赢你的。除此之外,就没有别的功能。”王展如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其价格,就只是三分了吗?”胡铭晨思索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实话给你讲,厂家那边给我是两分一一张,大家现在不做这玩意,也是利润太薄,卖一百张才赚几毛钱,所以我们不喜欢卖,做这个的厂家相应就渐渐少了。”王展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谢谢你告诉我实话,你看这样行不行,你两分五给我,你赚四厘钱。”胡铭晨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四厘钱啊......你要拿这个吗?我告诉你,这个没什么搞头的,赚不了多少钱的。也不好卖啊,现在都没几个小孩子玩这个了。而且,数量少了,厂家不见得愿意做啊。”王展似乎看起来并不是很乐意。

    也怪不得王展会是这样的态度,就算胡铭晨拿一千张,他的利润也才四块钱,两千张也才八块钱,的确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。

    生意人,追求利润的最大化是最基本的。王展的生意虽然不大,但是几块钱的利润,也的确很难打动他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,我下次来就要五千张,怎么样?这一次,我还是拿以前的。”为了不让王展决绝,胡铭晨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五千张?你下次来要拿五千张?五千张很难卖出去的呀。”一听说五千的数量,王展就有些讶异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愿意赌一把,就五千张,是我本钱不太够,要不然的话我可以要一万张。如何,你答应的话,我给你给你点定金,算是帮我一把。”胡铭晨严肃的毅然说道。

    胡铭晨真的是在赌,而且是那种豁出去了的赌。

    之前拿去的卡片好是好,但是对于杜格乡的消费水平来说,的确是价格高了,这才使得胡铭晨每天的销售量很有限。

    这种低质量的卡片差是差,可是胜在便宜,如果胡铭晨拿去卖五

分钱一张,那几乎人人都能买得起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就是,这种卡片的功能就是拿去赢的,胡铭晨很了解小孩子的心性,如果带有那么一点点的赌博色彩,或许会更加能吸引孩子们的欲望。有人输了,那就会想办法买新的去将输了的赢回来,就像玩那种弹珠,别说有些男孩子会买几十颗,就算是一些女孩子,也被带入了。

    胡铭晨就是赌自己拿这些便宜的低价卡片去,能够在杜格乡造成一股小孩子间新玩法新娱乐的风潮,只要这股风潮起来了,那别说是五千张,就是五万张也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一次最少拿五千张吗?你真的要进这种低价低质的卡?”

    “我确定。”胡铭晨笃定的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行,那我就给厂家说说,让他们给你弄出一批来,你一会儿给我十块钱的定金就行。”王展盘算了一下,五千张也最少赚二十块,而且,他更看重的是胡铭晨的气魄,因此决定帮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王老板,我再多说一句,希望我要的这种卡片,你不要再卖给其他人,就算卖,价格也不能低于三分五。”王展答应了之后,胡铭晨稍作沉吟,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王展很好奇胡铭晨的这个要求。

    “暂时我不能说,以后你就知道了,反正你得答应我。”胡铭晨故弄玄虚的,并不做解释。

    “行,我答应你,反正除了你会要,别人也几乎不进这种了。”王展搞不明白胡铭晨的想法,然而还是爽快的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和王展约定好了,并且要了一个他店里的电话之后,胡铭晨就开始选择这次要拿的货。

    杜格乡的私人电话还极少,不过在街上倒是有两三家商店有公用电话。到时候胡铭晨可以用公用电话与王展联系。

    除开给王展的十块钱定金,这一次胡铭晨拿了六百多张的货。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一股浓稠滚烫的液体王爷,下面夹东西不能掉出来

网友评论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头条文章
  • ?窗帘被精油按摩师,女人爱吃醋的四大...

  • mm1313不能看了,啪啪啪姿势成语...

  • 女人只要进去就老实了,真实农村妇女...

  • 对女婿提出那个,姐姐的美女的花瓣...